专题专栏-具体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具体>>运载的故事>>正文

【运载学子在海外】英国格拉斯哥SAROSS(2016)会议见闻---周昊

作者:周昊   时间:2016-12-15   点击:[]

周昊,运载工程与力学学部船舶工程学院2016级博士生(2014级硕博连读),师从刘刚教授。博士研究课题为“海洋工程焊接结构多轴疲劳损伤机理及评估方法研究“。2016年8月参加在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2n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Safety & Reliability of Ships, Offshore & Subsea Structures(SAROSS 2016).

 

图1.爱丁堡留影

 

SAROSS会议全称为船舶与海洋结构物安全与可靠性会议,从2014年开始,该会议每两年举行一次。该会议始于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已有20多年历史,本来前身不叫SAROSS,但从2014年开始使用此名,并提升为国际会议。本次会议参会人员主要来自,英国,丹麦,德国,日本,乌克兰,芬兰,意大利,加拿大,巴基斯坦,墨西哥,中国等国家,参会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来源地区分布十分广泛。中国前往参加此次会议的单位主要有上海交通大学,大连理工大学,武汉理工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北京),中国船级社,海军装备研究院等单位,而国内上海交大参会人数最多,我自己研究领域的学术大牛唐文勇教授,王德禹教授,黄小平教授等都悉数前往参会。该会议主要研讨船舶、海洋平台、水下结构物的结构安全和可靠性,在欧洲地区甚是知名。

 

图2大会主席Purnendu K. Das教授致欢迎辞

 

会议举办地格拉斯哥是苏格兰最大城市,英国第三大城市。位于中苏格兰西部的克莱德河口。格拉斯哥的制造业曾是该城市的中心产业,克莱德河畔的造船业曾经更是重中之重。因此,格拉斯哥与造船一直以来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建立了英国第一个造船系,是世界上最早开设此专业的学校之一,但目前该专业已合并到同样位于格拉斯哥的英国思克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Strathclyde )造船系。格拉斯哥整个城市的建筑风格保留了维多利亚时期的古建筑风格,尤其是在以乔治广场为中心的周围尤为如此,如格拉斯哥大教堂,市政厅,皇后街火车站等。格拉斯哥的街道十分干净、整洁,建筑古朴庄重而典雅,很有韵味。而我们本次会议的地点就位于市中心的乔治广场旁边的一栋古建筑里。

 

图3格拉斯哥街道

 

图4 皇后街留影

 

本次会议时间为2016年8月15—8月17日,为期三天,每天的会议日程都安排得很紧。每天上、下午最开始都是大会报告,之后才是分会场报告。大会正式开始之前,大会主席Purnendu K. Das作了简短的欢迎辞。当天的会议报告主题大部分关于冰载荷下的船舶强度,风机可靠性,集装箱船极限强度等方面。第一天的会议结束之后,主办方特地在会场旁边的市政厅里举办了一场鸡尾酒会,以此欢迎参会人员。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格拉斯哥市市长还亲自出席该欢迎酒会,并与参会人员作了亲切交谈。

 

图5格拉斯哥市市长致辞

 

第二天会议,在船舶结构极限强度方面的学术大牛日本大阪大学的Fujikubo教授进行了一场精彩的大会报告。Fujikubo教授经常活跃于ISOPE,OMAE等船舶与海洋工程领域的著名国际会议。他在极限强度方面的研究造诣很深,国内很多做这方面研究的人应该都对他很熟悉。同时,第二天晚上,主办方举行了独具英国特色的欢迎晚宴。晚宴按照正宗的英国式晚宴风格进行,上菜顺序是先是头盘,再是主餐,最后再是点心。整个服务过程也是颇有意思,桌上每人都会有一个菜谱,按照头盘,主餐,点心三个类别,每个类别都有几个不同风格供你选择,然后服务员会一一询问你并记下你的点餐,做好后然后再依次上上来。

 

图6 Fujikubo教授作大会报告

 

图7欢迎晚宴

 

我的口头报告安排在最后一天的上午,由于中国与英国有8个小时的时差,从到英国开始,我的时差就一直没调整过来,导致报告当天早上4点就醒了,再也睡不着,索性就一直继续准备PPT和演讲内容。本来觉得自己演讲内容背得已经很熟悉,但是上台之后还是稍微有点紧张,不过一两分钟之后基本就很流畅了。事后总结,如果要让整个演讲很流畅,那必须得多练习,而且得按照会议演讲的方式进行模拟练习,包括肢体动作、语言停顿等,直到滚瓜烂熟为止。这样上台之后,基本上就胸有成竹了。我的报告内容引起了英国劳氏船级社White教授的兴趣,由于我研究的内容在他的研究领域之内,所以他对我的内容很熟悉。直接就提出了一个很专业的问题,问我们的计算结果有没有与他们劳氏船级社规范中Efthymiou公式计算结果进行对比。而我们确实还没有进行此项对比,我告诉他我们选择的比较对象是另外学者文章中的数据,而我们觉得Efthymiou公式的结果偏于保守,所以暂时没有选取。他对我的回答比较满意,同时建议我回去以后可以试着做一个比较,看看有多大差别,我欣然接受了他的建议。报告结束之后White教授还继续跟我进行了更详细的讨论,主动赠予了他的名片,同时他对我的演讲表现给予了肯定的评价,让我对参加此次会议又多了一份成就感。

 

图8我作口头报告

 

图9与劳氏船级社White教授和武汉理工朱凌教授合影

 

会议结束之后,还剩下半天时间,赶紧利用这难得的半天时间去了苏格兰的首府—爱丁堡。爱丁堡距离格拉斯哥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就能到,爱丁堡市最著名的景点当属爱丁堡城堡了。它是爱丁堡甚至于苏格兰精神的象征,耸立在死火山岩顶上。居高俯视爱丁堡市区,可以将爱丁堡的全景一览无余。爱丁堡城堡在6世纪时成为皇室堡垒,1093年玛格丽特女王逝于此地,爱丁堡城堡自此成为重要的皇家住所和国家行政中心,延续至中古世纪一直是英国重要的皇室城堡之一。城堡威武雄壮,居高临下。城堡从公元12世纪到16世纪一直是苏格兰皇家城堡,见证了苏格兰的多次战争,17世纪起成为军事基地,易守难攻。城堡里面还有很多战争遗迹,包括当年囚禁俘虏的牢狱。里面的很多地牢场景,都跟电影《勇敢的心》里面的某些场景极为相似。

 

图10从爱丁堡城堡俯瞰全城

 

图11爱丁堡城堡

 

此次英国之行,收获颇多。不仅让我增长了学术视野,体验了英国的风土人情,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平台上认识了更多做相同研究的学者,也跟国内的学术大牛有了更进一步交流。同时也认识到自身还存在诸多不足,如英语水平需要继续提高。在此要感谢实验室,感谢导师给予的倾力支持和资助。

 

 

 

上一条:【运载学子在海外】“横滨国立大学冬令营项目”有感——贺丽敏、朱烨森、刘梁
下一条:【运载学子在海外】NUMIFORM2016会议汇报——刘洋